雾里七华

漪雀聊天室|ω・)
十七岁

【白月L】死后文

短篇he已完结,彻头彻尾的白月L。

 @浮漪libby 


——

死后文


01

我要死了,也许还有十秒钟,五秒钟,死因是心脏麻痹。

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这是死亡的力量,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虽然睁开只能看到夜神月狞笑的脸,但即使是狰狞的脸也是人间的鲜活的东西,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是如此可爱,如果能让我多看一会儿我甚至愿意做一首赞美诗。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想活下去,昨天我睡了十个小时,醒来的时候还觉得没有睡够,现在看来简直是可耻的浪费,十个小时,六百分钟,三万六千秒,什么也没有做地过了三万六千秒,可是现在自己最多只剩五秒钟了。

死亡越来越近,一秒钟之前我还能听到嘈杂的呼喊的声音,还能感觉到夜神月的手臂托着我的肩膀,而现在这些感觉都远去了,奇怪的是思维还很清楚,判断出这一点大概花了一秒钟,想花了多少时间又花了半秒钟,真是糟糕,不能再做这样的循环。自己刚才在想什么?清楚的思维,对,思维是清楚的,可是为什么思维是清楚的?离死亡只有几秒钟的人会这样思考吗?不应该一片混沌吗?我固然没有死过,不知道死亡是怎样,可思维的产生是来自于脑细胞的活动这一点总不会有错,我的死因是心脏麻痹,脑部早该缺血才对……为什么自己还能想这些?即便说是死之前人的念头转的特别快,到现在几秒钟也早该过去了,那么是说思维可以独立存在并且死后也会有吗?自己要感受着身体腐烂或者火化吗?不,这也太奇怪了……这么想着的同时,在之前安静下来的世界忽然传来了一声鸟叫。

这简直是天籁之音。从这个声音开始,我又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这感觉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其实这一刻与上一刻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我就是知道,我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于是我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蓝的天空,看了一秒或者半秒就因为光线太强而不得不暂且闭上眼睛,视野又陷入黑暗,但这黑暗是透着光的黑暗,带着朦胧的红,我闭着眼睛适应着光线,同时根据重力之类的原因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从手与地面的触感来看地上长满了高度在五厘米上下的草……我坐起身来,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光线已经不再刺眼了,可以清晰地看到右边的梧桐树和正对着我的两层楼的白色的房子。这是常见的东西——常见的意思是我经常看见它们——事实上这是我没有案子的时候住的地方。但是这栋房子在伦敦郊外,从东京到这里飞机至少要十几个小时,而从我在东京的死亡到现在最多只有一分钟……或者说我中途失去过意识?然而即便这样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我是在日本搜查过程中陷入昏迷,那就应该在当地抢救,就算说是要送来英国,那我醒来时应该在医院,或者至少在床上,而不是这样躺在草坪上……难道说我其实早就死了,这里是天堂或者地狱?

我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边站起来向房子走去,房门像原来一样没锁,我旋转着门把手开门,进去,再关上,老化的木门发出嘎吱的声音,然后楼上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这是阿渡的脚步声,我绝不会听错的……但是没理由啊,阿渡应该已经死了,难道这里真的是传说中的死后的世界?还是说我在做梦?

从楼上响起脚步声开始大概过了三十秒,我看到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阿渡,真奇怪,他看起来和平常一样,完全不像是死过的样子,

但是什么是死过的样子呢?像我这样吗?

处在已经过去了的时间,有着还未来临的岁月的记忆——这就是死过的样子吗?不……这是从死而生的人的样子。

阿渡很快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来到了我面前,和平常一样问道,“要吃饭吗?”

我脑子里是几分钟前电脑屏幕上标志着删除信息的飞快闪动的字符,不知为何很想对阿渡露出一个微笑来,但到底忍住了。只是平常一样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02

我没花太多时间来适应活过来以后的生活,吃过饭,从电脑上知道了现在的时间之后,我便让阿渡帮我购买了去东京的机票。

回到过去历来都是为人期望的东西,人们总想着有了超出时代的记忆,事情就会变得轻松很多,道理是不错的,但前提是回到过去是你一人的特权。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重生是我有而阿渡没有的经历,但我现在所见到的也就只有阿渡一个人而已,其他人——尤其是夜神月有没有,是至关紧要的问题。

假使他有,那对他处刑至少在我看来不存在心理压力,但如果他没有,那他并没有为尚未发生的事情负责的必要——现在是九月,离我记忆里第一起心脏麻痹致死还有两个月,他还没有得到死亡笔记,杀人案,控制世界的企图,我对他私人的仇恨,都只是另一个夜神月的事情,和他无关。

所以,无论是为了世界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我都非去东京不可。

我得日复一日地跟着夜神月,在他之前得到死亡笔记并立刻销毁,同时,我还得亲自去确认,确认现在在东京日复一日上着学的高中生的皮囊之下,究竟是什么。

这是世界上只有我才能挑起的担子,所以绝对不允许放下。

 

03

通过ICPO制造了身份证明之后,我以L的代言人的身份拜访了夜神总一郎,告诉他我在L的委托之下要保护夜神月两个月,至于保护的具体原因,暂时无法告知。也许是ICPO的证件作用,也许是L的名头太大,对此夜神总一郎完全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而是客气地把我带回了家,此时夜神月还没有回来,我便坐在客厅里等他。

搬进夜神家不能说是一个好选择。

我深知世界上很多事都是彼此相关联的,一个微小的改变就可能造成大的影响,即便我再怎么减弱自己的存在感,光是我跟着夜神月这件事,就足以改变他的很多行为习惯——比如有我跟着,他可能就不会和女孩子出去约会,可能就会改变回家的路线,可能就会减少去朋友家的游玩,而任何的改变,都可能让他错过得到死亡笔记的路线。

假如想要确保死亡笔记被他拿到,最好的办法是一直不管,等到第一起心脏麻痹之后再来抓人,但很显然,这样不可行。

假使这个世界的夜神月是正常的犯罪记录为零的高中生,那我就是他堕落的推手,假使高中生的皮囊之下是另一个灵魂,那他得到死亡笔记的第一步就是写上我的名字,所以无论如何,我不可能让他碰到那个本子。

即使我跟着他的行为会让死亡笔记掉到其它什么人的手上,也比落在夜神月的手上好一千倍——假如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夜神月程度的聪明,那L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在夜神家的客厅等了大概大概半个小时,夜神月回来了,他说着“我回来了”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以怪异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的我,很明显愣了一下,但立刻便又露出礼节性的笑容来,朝我点了点头。

假如是第一次见到我的夜神月,很可能是这种表情这种态度,但如果是同样由死复生的基拉,想来也不难伪装出这种形态,但无论是哪种,对我的行为都不会产生影响。

寸步不离地跟着夜神月,直到得到死亡笔记的消息为止——这就是我目前唯一的选择。

 

04

(夜神月一家人)吃过晚饭之后,看着家里的两个女人各自回了房间,夜神总一郎便指着我对夜神月介绍说,“这是ICPO的龙崎警官,在L的任命下过来保护你,L对他的要求是寸步不离地保护你两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所以你以后都得和龙崎警官呆在一起。”

语气没有命令那么严厉,但显然也没留下可供商量的余地,所以夜神家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吗?夜神总一郎享有绝对的权威吗?从过去来看,只怕未必。

我抬头看着夜神月,他倒是毫无反抗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我,问道,“为什么我需要保护……这个不可以告诉我对吗?”

我点点头,他也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几乎称得上是害羞的笑容来,又问道,“如果我想像你一样,为L效力,要怎么做呢?”

我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注视着夜神月,他已经没有在笑了,可脸上还是兴奋和害羞混合的表情,并与我对视着等待我的回答。

他希望我怎么回答?他的问题,是哪一个夜神月想问的?

他在仰慕我,还是在嘲讽我?

因为是夜神月,所以再怎么好的演技也是有可能的。

我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便收回了目光,平静道,“我不能确定,但是可以告诉你,L已经在留意你了。”

我没再看夜神月,但还是听到了他热情洋溢地道谢和暗自高兴的声音。

反应非常真实,挑不出漏洞——或者说演技非常好,是“他”吗?假如是“他”的话,这样问一句有什么必要?伪装成陌生人就好,何必装作崇拜者,挑衅?但“他”并非意气用事的人。

假如不是“他”,那崇拜的感情也至少是“他”曾经有过的东西,这么一看,夜神月对无罪新世界的执念比我想象中更深,即使没有死亡笔记做引,也很可能走上偏激的道路,以他的聪明,所产生的危害比起基拉,至少在日本地区,恐怕减少得有限。

如果不是“他”,那将夜神月控制在我的影响下,也许是个好办法。而如果是“他”的话,应对这挑衅,我也该做出回击。

因此,在夜神总一郎离开而夜神月依然在我身边准备问些什么的时候,我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把耳朵凑到我的嘴边。

我要跟他说的话,在那段已经过去而又尚未到来的岁月里,是我与“他”面对面的第一句对话,而在现在进行的时光里,这也将是某个开端。

我对着疑惑的朝我偏过头的夜神月,轻声道,“我是L。”

这句话出口之后,我紧紧地盯着夜神月,想看他有什么反应,我想即使是“他”,可能表情也会出现一点松动,但事实上夜神月并没露出什么值得怀疑的表情。

他没问我索要任何我是L的证据,而是迅速红了脸,在我面前嘟囔着说了半天没人听得清的话,之后灵机一动般地掏出了手机,向我要求合影。

为什么要合影?是为了在未来拿到死亡笔记而我又不在他视线内时,通过照片得知我的姓名然后杀死我吗?可是没有必要,“他”已经杀死过我——虽然也许是通过死神而不是自己动手,但毫无疑问,他能从死亡笔记上看到我的姓名。

难道他忘了?那简直是在侮辱他和我的智力。

不管怎么样,我以L的身份需要保密为由,理所当然地拒绝了夜神月。

夜神月也迅速地意识到了不对,脸依然泛着红,一边手忙脚乱地收起了手机一边支支吾吾道,“L,我……其实我非常聪明的!”

我想如果是“他”,即使演技好,能到控制自己脸红的地步吗?

我不知道。

我只是看着红着脸的夜神月,点头道,“是的,你非常非常聪明,我知道。”

 

05

监督夜神月是办案必须的工作,我对这两个月要怎么度过有过设想,但坦白说,并没抱有什么期待。

但事实是偏离我的预期的,我不能确定它是好还是坏,但总之是不一样。

上课的时间乏善可陈,我的座位在夜神月身后——为了方便监视他,但事实上我不过是看着他做笔记,听讲,偶尔开开小差看看窗外,偶尔回头瞄我一眼地,过完一天好几个小时。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其他的时间。

周一到周五,他会在吃过晚饭之后邀请我出去散步。

坦白说,我对傻子一样地四处走毫无兴趣,但我不得不跟着他。

他最初邀请我出去的时候说,“我觉得你的身体不太健康,出去走走可能会有所改善。”,并且带着我七拐八拐地到了一条路边满是梧桐的林荫道。

当时我想,不管带我出来的人是谁,都真是无聊透顶,然后夜神月便回过头直视着我笑道,“你觉得这里风景美吗?”

我没说话,夜神月便又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会说,‘L,你的生活方式太无趣了,太不健康了,你应该抬起头去看看自然的风光,尝试一下,和朋友一起漫步在林荫道里,分享一些生活的趣事’……你觉得我会这么说对吗?”

“可能你会说的更无聊一点。”我说。

“不,我不会的。我只是想和你讨论,在这条路上,怎么进行谋杀然后抹除掉证据。”夜神月伸出手拉住我的袖口,朗声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会散步聊天的人,我希望你身体健康一点,但是并不打算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想“他”可能说不出这种话来,而一直想着“他”也令我不免有些厌倦。

我跟着夜神月往前,没有理他的后半句话,而是就着前半句复合道,“那么,就以接下来碰到的第一个人作为杀人对象好了。”

夜神月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与我一起打量起前方的行人来。

 

06

这样策划或者说脑补着完美犯罪,我和夜神月日复一日进行着提出自己的杀人意见并对对方的计划挑出漏洞加以驳斥的对话,走遍了他家附近的很多地方。

极偶尔的,在挑完刺之后,夜神月会对我讲一点他自己的事情,比如他小的时候在桥上摔过一跤,比如他曾经在家附近的一家超市里买到过超级好吃的零食,比如小学第一次考年级第一时夜神总一郎带他去了一间蛋糕店买了巧克力蛋糕作为奖励。

我注意到他在说这些的时候表情总是很柔和,而且一旦说到这种话题,他用词便显得唠唠叨叨,只是这唠叨持续时间不久,他往往很快便转移话题,开始说些譬如犯罪譬如物理之类他认为我会感兴趣的东西。

我想他可能是担心我会对他讲自己的事情感到厌倦乃至厌恶,但事实上并没有。

我很少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夜神月的私事固然不能算我非常感兴趣的东西,但总也不至于到讨厌的地步。

只是这种东西,好像也没有非说出来不可的必要。

 

07

除了散步之外,夜神月还热衷于带我去看电影。

他带我去小型的电影院,包场看悬疑剧,然后一起指出剧情的漏洞,同时做一些如果自己处在这种情境会怎样的推理,随随便便消磨掉一个下午。

他还带我去看过一次音乐会。

本地的交响乐团,规模不大,但演出效果很不错,至少没让我觉得穿西服的两个小时如坐针毡。

他还会给我做吃的。

他会调制水果沙拉,每天放学回来的路上就会买一点水果。

他很擅长做蛋糕,只是会相当煞风景地在蛋糕上放上蔬菜——唯一可取的是,蔬菜上刷了一层果酱。

他还会某种做肉的方法,烧制出来的肉离奇地带有一股甜味。

我倒并不担心他在毒杀我——如果是“他”的话,想杀我该有更好的办法。

我只是觉得很奇妙,不知道为什么,吃这些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他说过的话来。

他说他希望我变得健康一点,但并不希望我变成另一个人。

我起初对这句话并无什么反应,觉得要么是高中生的漂亮话,要么是“他”麻痹我的发言,最近却觉得未必是假的,甚至这句话背后反映出来的品质,也未必是假的。

 

08

十一月很快就到了,离第一起心脏麻痹死亡的案例越来越近,但死亡笔记却依然没有踪影。

我不能确定死亡笔记还会不会在夜神月附近出现,甚至有可能它已经到了其他什么人的手里,但总归夜神月没有得到它,他连碰也没有碰过什么黑色的本子。

这样就可以了。

 

09

十一月下旬的第一个双休日,夜神月作为学校的代表之一去参观东大,我通过ICPO的关系,也得到了参观的名额。

参观主要是参观一些实验室,还有基本的教学场所,一起参观的有东京各个高中的代表学生们——全都长着一张精英的脸。

参观出来之后,我和夜神月走路回家,他罕见地唠唠叨叨,三句话离不开东大的物理实验室,我于是问道,“你很喜欢他们的物理实验室?”

夜神月朝我点点头,说,“我一直对物理很感兴趣。”

“那么……你以后是准备考东大的物理了?”我又问。

“那倒不是,我准备考法律系。”

那么他是准备走父亲的老路了,不奇怪,警察厅刑事局长的儿子,修了东大的法律系,然后子承父业,是再正常不过的日本人的发展态势。

东大是个好大学,在日本赫赫有名,连便利店的服务员都会说东大的必定是高材生,将来前程无量,对夜神月这种聪明的日本人来说,只怕没想过东大以外的选项。

这些是很清楚的,但我又忍不住问,“耶鲁或者牛津的法学也很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夜神月忽然停了下来,直视着我,眼睛意外地亮,“这么说,你同意我成为你的助手了?”

我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忽然问道,“夜神,你知道奥卡姆剃刀原理么?”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对。”我看着面露疑惑的他,继续道,“假如两个解释是等价的,那么就放弃假设较多的那一个。”

夜神月的表情还是很困惑,但我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说的更多了。

夜神月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出于自主和夜神月所做的一切都是非常高明但毫无必要的伪装,都可以解释事情,但后者假设更多,所以理应舍弃。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心里立刻便松了下来,我与夜神月对视着,又问道,“夜神,如果我搞错了的话非常抱歉,但是我认为我有必要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的脸瞬间变红了,张了张嘴,但过了一分钟才说出话来,并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道,“你为什么要跟在我身边两个月?”

“为了保护你。”我答道。

“我不明白。”

“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几天,我们可以一起把事情说清楚。”

夜神月还是红着脸,我于是拉起他的衣袖走了起来。

 

10

十一月快要过完的时候,我和夜神月在教室里,同时看到了那个黑色本子的坠落。

我举手请假,然后拉起夜神月跑了出去,他的表情是完全地困惑,但还是跟着我离开了教室。

来到草坪前的时候,那个本子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我制止了想要走进的夜神月,自己捡起了它。

黑色本子的封面写着Death Note,前几页写着密密麻麻地规则——不出意料地,既没有十三天规则也没有撕毁死亡规则,没有后者使得我松了一口气,掏出了准备已久的打火机,退到了离夜神月三四米外的地方,一边焚烧一边问道,“夜神,如果你突然拥有了可以让任何你知道名字长相的人死去的能力——并且可以控制死法使得看起来像是意外事故,你会怎么样?”

夜神月歪着头看着我,但还是很快回答道,“那就可以达成完美犯罪了。”

“我不是在和你做完美犯罪的推理,我只是问你,如果你得到了这样的能力,你会怎么样?”

“我……不会怎么样吧。出于私怨的杀人是违法的,而对犯罪分子,我更愿意用法律的手段给其惩罚,能随意杀人,对我没有用。”

“你可以利用杀人来达成威慑,通过杀死逃犯和判处有期徒刑的犯人,来减少整个世界的犯罪率,甚至统治世界。”

“我不想那样。”夜神月摇了摇头,“用错误的手段来达成一个看似高尚的目的,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威压换来的和平也是没有意义的。”

死亡笔记在我手里已经焚烧到只有灰烬,我抬起头来看着夜神月,他的目光是坚定的,干净的,我吸了口气道,“你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来吗?我就是为了保护你远离这样的能力,保护你不变成另外一个人。”

夜神月的表情是错愕的,但我没有管这些,我走上前去,朝他伸出手道“具体的事情以后再解释,我的名字是L·Lawliet,夜神,愿意成为我的工作伙伴吗?”

他吸了口气,握住了我的手,笑道,“当然,你是希望我去耶鲁还是牛津?”

“牛津,因为我就住在边上。”我松开了他的手,想了想又补充道,“对了,我也喜欢你。”

 

—FIN—


给你的生贺外加七夕礼物,很久没有写月L了写的有点磕磕绊绊的,希望你不要嫌弃QWQ

说起来真是太遗憾啦,我记得你生日是阴历的六月二十,然后看你QQ提醒写着八月一号公历生日就以为是今天,但是去查了一下才发现是七月二十三……所以我七月二十三屁都没放一个真的不是忘记你的生日了啦QAQ

说起来,这已经是认识你以来,你过的第三个生日了,不免觉得很神奇。

三年的时间有多长呢,我都从大一的傻姑娘到大学毕业的老女人了,你给我的感觉,却好像还是和之前一样。

当然我不是说你没有成长啦,我甚至不是说你没有变化,毫无疑问,你成长了很多,成熟了很多,但温柔的地方,一直没有变过。

刚认识你的时候就想,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啊……现在也还是这么觉得,如果普通人的温柔程度是10的话,libby大概有1000000000000000000吧,简直像在做梦一样……这种感觉。

第一次给你写生贺的时候,也是这样忐忑不安,生怕你不喜欢,现在虽然也还是生怕你不喜欢,却好歹可以有勇气认为,就算你不喜欢,也不会就此把我拉黑和我老死不相往来。

有这么一种,就算我这么平庸,性格不有趣,写作画画也一无是处,你也不会放弃我,也不会离开我的迷之自信。

变成这样,可能还是要怪你太温柔。

有的时候想一想,很庆幸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设置“——来自我怀里的XX”这样的小尾巴,也很庆幸自己关注了工作组的微博,庆幸自己一开始问了你的生日,庆幸自己有和你好好聊过,假如没有这么多的一点一点的小事,没有这么多的一点一点的巧合,要怎么认识你呢?要怎么和你熟起来呢?

想一想简直要害怕了。

所以说,认识你真的非常非常高兴,也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你,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是我这个人真的不善言辞,也说不出什么更好的情话来啦……所以允许我再重复一百遍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吧。

设置在5:20发布,不过你要看到怎么也得是醒来以后的事情了,不知道你会以什么样的心情来看我打出来的东西呢。

会笑吗?会高兴吗?会有一点点感动吗?

最重要的是,会因此喜欢我再多一点吗?

那我就成功了呢⁄(⁄ ⁄•⁄ω⁄•⁄ ⁄)⁄

最后再说一遍,生日快乐,七夕快乐>3<

评论(12)
热度(9)

© 雾里七华 | Powered by LOFTER